黑龙江福彩网p62:爱的锦衣夜行

查看11407次 评论0条 时间:2010-05-27


  A 秋阳亮亮地照着机翼,照出几乎一样亮的小反光点,虽然晃了杜菲菲的眼睛,却照不进她闭锁在黑暗里太久的心。她清楚,这一走,她将永远不会回来。为了逃离姚远,逃离自己,她必须飞离这个城市。  
  不知此时此刻的姚远,是在机场外徘徊,还是在返回市里的路上。刚才在候机楼前,姚远不解地追问杜菲菲:“为什么要离开我&63;难道我对你不好吗&63;难道我不够爱你吗&63;”  
  杜菲菲把脸扭向一边,流着泪看远方斜在天涯的悔??墒?,她已经被这份爱消耗得没有一丝丝力气,只能逃离。杜菲菲实在不能忍受爱在黑暗里的那种滋味,她看不见期待许久的黎明,何况,姚远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带她走出那黑暗。  
  比如此时此刻,即使她要走了,在大庭广众之下,姚远仍然不跟她靠近,和她保持着一米左右的社交常规距离。  
  留下来,我要跟你生活在一起!这句话是杜菲菲想象中的台词,是她期望出自姚远口中的话语,可惜他永远都不会说的。姚远用低低的声音说:“菲菲,我的爱我的心都在你这里。在她那里的,只是一个躯壳。这几年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吗&63;你怎么说走就走呢&63;”  
  杜菲菲继续看秋阳,看草地,看建筑物,看楼前的车来车往,其实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,她看到的是一个水洇的机场。  
  姚远转身去车上拿什么,看着他的背影,杜菲菲几乎控制不住自己,她想放声大哭。多少次,在窗前,她目送他远去,他走路时双臂摆动的姿势,常常出现在她的梦里。那是一个重复很多遍的梦,他在前面走,她在后面,却怎么都追不上,喊他,他没有反应,而她又不敢用太大的声音,怕惊动了他身边的女人。就这样,一夜夜哭着醒来,眼前,除了黑暗,还是黑暗。  
  姚远拿着纸巾回来,递给杜菲菲的同时,习惯性地四下扫了一眼。仍然压着声音说:“别在这里哭,让人家看见不好,还以为我怎么招惹你了?!?nbsp; 
  杜菲菲没有接纸巾,任泪水滂沱。这是在他面前最后一次流泪了,她要让他永远记住,她的最后一次泪水。  
  B 从第一次姚远拉起杜菲菲的手开始,两人之间就注定是个老套的故事。故事内容不怎么新奇,无非是年轻女人等待有家男人离婚后的迎娶。但不同的是,这个45岁的男人,在没人的时候才对杜菲菲非常好,好得让她觉得自己是他的宝贝,是他的公主,是他的天使。  
  两人的“家”,是一个40平方米的小屋.确切地说,是杜菲菲这个单身女子租住的小屋。姚远有时早早地来,给她带来早点,帮她洗了前一晚换下来的脏衣服,叫她起床,再跟她在床上缠绵一会儿。杜菲菲起身洗漱的空当儿,他会把她的床收拾整齐,走到梳妆台前.从背后搂着她的腰。杜菲菲被他宠得像一个孩子,娇声娇气地在他怀里享受着父亲一般的关爱。  
  有时姚远中午来,做午饭,吃午饭,顺便把杜菲菲攒了几天没洗的碗筷洗干净。偶尔,他也会在出差晚走或者早归的时候,住上一晚。这一晚,便成了杜菲菲的节日。姚远买了许多她喜欢吃的水果零食。躺在沙发上,姚远搂着杜菲菲一同看着电视,这一夜她会兴奋得睡不着,跟他没头没脑地说很多话。而姚远也睡不着,整夜地抱着她,要她,爱她,陪她说话,一直到黎明。  
  但是姚远给杜菲菲制订了一系列的规矩,比如,晚上8点以后不能给他打电话,没有第三者陪同,两人不能去餐馆吃饭,在公开场合不能表现出亲密态度……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她和他的恋情,不能让外人知道,不能暴露在阳光底下。  
  这就是她,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,在生命之花最绚丽的时候,和一个四十多岁有家的中年男人的爱情现实。这场恋爱中有爱的幸福甜蜜,更有杜菲菲自己才能体味的巨大忧伤。  
    
  C 上个月,杜菲菲没来那事儿,四肢乏力,嗜睡如命。买来试纸一测,果然是她最担心又最向往的事——怀孕。杜菲菲希望为姚远生一个孩子,即使明知道他不可能给自己婚姻,她也想有一个爱的结晶。杜菲菲只想让姚远知道,她有多爱他,爱到可以不计后果地为他生一个孩子??墒撬值P乃蝗盟飧龊⒆?,所以一直瞒着。  
  前几天,姚远说看她脸色不好,便给她炖了银耳莲子羹,每天早晨晚上,亲手盛了,盯着她喝。杜菲菲喝得嘴里甜甜的,心里暖暖的,便更加坚定了信心,一定要为他生下孩子。  
  那天早上杜菲菲醒得特别早,忽然觉得不适,肚子坠坠的,隐隐的疼。去卫生间,起身,瞥见便池有血色.她心中一惊,连忙平躺在床上,希望腹内那团小小的血肉安康无恙。  
  姚远来了,杜菲菲佯作不知,继续躺在床上。他热了银耳莲子羹,端到床边,叫她起床,搂着她一口口喂下去。热热的流质顺着食管咽下去,她觉得她好受多了,迷迷糊糊又想睡,他说;“你脸色很不好,如果不舒服,今天就请假,别上班了,我陪着你休息一天?!彼蛋?,他脱衣××.搂着她,让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。这样温暖的胸口,她怎么能离得开。杜菲菲连忙打电话给单位请假,而后在他的心跳声中,重新睡着。  
  再醒来,杜菲菲感觉腹内绞痛,她的冷汗都疼出来了。姚远看着她,问道:“你感觉怎样&63;”  
  她费力地摇摇头,腹内坠得更厉害,起身想去洗手间,使劲一撑床,忽然感觉下身有热热的东西涌了出来。杜菲菲惊慌失措地去洗手间,低头看见血泊里,有一团血肉。她立刻知道了那是什么,双腿一软,坐在马桶上失声痛哭。  



本文共有 0 篇评论 | 打印文章 | 关闭页面 发表评论

用户名称:     用户密码:
评论内容:
    
   

关于我们 | 隐私?;?/a> | 交友须知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举报中心 | 排列五开奖号码
爱在蓉城成都交友网版权所有 © 2007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6002456号 LORVA